蝶殇

【鬼厉×元凌】秘闻录(十二)

summer夏小满:

十二.




    “朋友?”元澈不满地嘟囔,“是朋友,为何要将我打晕绑来?”




     原来元澈是在偷偷离营去斜阳谷看望巫女时被鬼厉撞见,打昏带回来的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得知事情的始末后一面欣慰,一面担忧。欣慰的是十一在与他失去联络的这段时间,还是一直按照他的吩咐进行着营救巫女的行动,担忧的是鬼厉做事总是过分狂妄,要是不小心被他人撞见,他们很有可能就会暴露了。




    “鬼厉,以后行事切勿如此鲁莽。”元凌将态度明明白白地摆在脸上。




     鬼厉沉默不语,面上却带着讥诮的神色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在心里叹了口气。他知道鬼厉的性情,鬼厉向来狂妄孤傲,怕是不会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。




     他转过头去,想要再嘱咐元澈几句。
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


     背后突然传来极低极低的一声。




     元凌惊诧地回过头去,却见鬼厉将脑袋扭向了另一边。他看不清他面上的神色。


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先聊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鬼厉匆匆地道了一句,没有再看元凌一眼,转身离开了屋子。




     元凌望着阖上的房门,若有所思。




    “四哥?”元澈小心翼翼道,“你们......”
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元凌挑眉。




    “没......没什么......”元澈摇摇头,犹豫道,“四哥,那个奇怪的人看上去和你的关系着实不一般啊。”




    “他不是普通人,是千年狐妖。”元凌淡淡道,“我现在的身份很多事不能出面,他可以帮我许多。”




     “千年狐妖?”元澈大惊,“四哥,他怎么肯帮你?”




     元凌一时语塞。他自己甘心做鬼厉的炉鼎助其修炼,一个人时想来也无所谓,可面对眼前的弟弟时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了。




    “十一,我与他的事你不用管。”元凌拍了拍元澈的肩膀,微笑道,“巫族那边的事先交给我。你专心打仗,绝不可让我大魏玄甲军败于梁人之手。”




     元澈用力点点头,“四哥放心。”


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身份还不可被他人知晓,为了避免被怀疑,你还是先回去,一旦有事,我会与你联系。”元凌对元澈道。
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元澈点头。他想了想,还是有些担忧地道,“那人毕竟是妖,可能心术不正,四哥,你要对他多存些戒心。”


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元凌点了点头,从身上解下归离剑,轻轻拔出一小节。




     一点银光如炼。锋利如此。




    “他伤不了我的。”元凌看着手里的剑,不知道是在对元澈说,还是在对自己说。




    “归离一出。”




    “妖邪斩,天下定。”










     元凌送走元澈后,转头看见鬼厉正坐在客栈外的大树上。




    “鬼厉。”元凌唤他。




     鬼厉遥遥地望过来,他的目光沉得像一滩深不见底的黑潭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心里一颤。




     鬼厉从树上一跃而下,三步两步走到元凌的身边。元凌定睛一看,才发觉他的掌心似乎捏着什么东西。




     鬼厉摊开手掌,是一只上体深蓝,下体白色,腿羽淡红的幼鸟。




    “燕隼?”元凌惊讶,“倒是少见。”




     鬼厉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幼鸟背部的羽毛,动作轻柔,眼中更是带着难得一件的温情。




    “你喜欢鸟?”元凌惊讶地笑道,“想不到,你竟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。”




     鬼厉收了笑意,将那只鸟递到元凌面前,“此鸟身带灵气,不过百年便可修得人形,与本座甚有机缘。”




     他顿了一下,“送与你。”




    “送与我?”元凌不解,“一只鸟妖,既然与你甚有机缘,为何要送与我?”




     鬼厉向前一步,伸手将元凌困于墙壁之间。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元凌,似乎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些什么来。




    “鸟妖,你怕不怕?”鬼厉压低了声音,在元凌的耳边低低呼气。




    “我连你这只千年老狐狸都不怕,怎会怕一只雏鸟?”元凌不知道鬼厉又在发什么神经,一把推开他压上来的胸膛,夺过了那只小燕隼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小心翼翼地摸摸燕隼的小脑袋,抬头去看鬼厉,“既然给我了,你可不能反悔。”




     鬼厉面色松了松,“你放心,它现在就是只普通的幼鸟。”




     元凌托着幼鸟回了房间,鬼厉跟在他的身后也进了房间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将鸟安置在一旁。




    “今日天色还尚早。我已见过了十一弟,既然晚上我们不用夜探军营,你陪我去一趟斜阳谷如何?”元凌问。




     鬼厉沉默地看着元凌。




     元凌皱眉,“你今日是怎么了?”




     鬼厉摇摇头,“我不想去。”他上前了几步,一把将元凌搂入怀里,头枕在元凌的肩窝处,呢喃道,“明日再去,好不好?”




     元凌一下涨红了脸,他和鬼厉交颈缠绵多日,一听这语气便知鬼厉心思。“青天白日。你......你这成什么样子!”




     鬼厉不言,侧头一口咬上元凌白皙的颈侧。




     元凌一声惊呼,试图挣扎。




     鬼厉却突然发了狠,他叼着元凌的脖子,将元凌的双手反剪至身后,推搡了几下便倒在了床上。




    “元凌。”他低喃。




     元凌一颤,停了挣扎的动作。




    “今日一事,我原本以为,你会高兴的。”鬼厉道。




     他轻轻吻上元凌耳后的软肉,说话时喉间的沉沉震动随着相贴的肌肤一寸一寸蔓延开去。




     元凌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鬼厉是在说今日将元澈绑到客栈来一事。




     鬼厉的吻落在他的眼睛上。他闭眼,脑海里忽然间浮现过一个画面。




     鬼厉扛着麻袋,大步流星地闯入屋内,风从屋外灌入,扬起厚重的衣角。他的面上噙着一抹笑意,黑沉沉的双眸一点如漆。




     原来他是想讨自己的欢心。




     元凌心中一酸。




     他想,千年狐妖,果真狡猾。






     愣神间,身上的衣服已被鬼厉扯掉了大半,元凌便索性半推半就地抱上了鬼厉的脖颈。




     吻顺着胸膛一路向下。




    “等......等一下......”元凌突然推着鬼厉脑袋仰起身,嘶哑的嗓音里是肆意的春情。




     鬼厉如何能等。他将元凌翻过身来按成跪爬的姿势,急躁地舔湿了双指就要往那处进。




     元凌绷紧了身体。他揪着鬼厉还未除尽的衣衫,将人揪至面前。




    “你说......碧瑶是谁?”




     鬼厉茫然。




    “碧瑶,你的心上人,是与不是?”元凌有些生气了。心里像有一团火在烧,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


    “你哪里听来这个名字的?”鬼厉只是低声闷笑,“我可不认识什么碧瑶。”




    “骗子。”元凌咬牙。




     鬼厉想了想,“也有可能是我活太久,很多人都忘了。”




    “忘了?”元凌嘟囔,“那你还在梦中唤她的名字。”




    “唤她的名字?”鬼厉愣愣地看了元凌半晌,突然勾了勾嘴角,“你吃醋了。”




     元凌面色飞红,也不知是因为情yu的蒸腾,还是为了别的什么。他冷冷一瞥,却是媚眼如丝,万千风情,“你又不是我的谁,我怎会吃你的醋?”


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鬼厉被那一眼瞥得心痒痒,难耐地安抚怀里的人,“我真的不认识什么碧瑶。”




    “当真?”元凌挑眉。


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鬼厉发誓,“那我们现在可继续了吗?”他说完,含含糊糊地就要去亲元凌的嘴唇。




    “等等!”元凌偏头躲开鬼厉的吻。


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鬼厉皱眉,颈侧的青筋暴涨着,一跳一跳。




    “帐......帐子......”




     衣袖一扫,床头白纱轻飘飘地飞落。鬼厉用棉被将两人一裹,彻底隔绝了外头的融融日光,隔绝了棉被下的旖旎风光,春情荡漾。




    青天白日。




    芙蓉帐暖。










     元凌被鬼厉按着做到夜幕漆黑,此刻正带着情事后的懒意,睡得昏昏沉沉。




     鬼厉从床上支起身子来。他轻轻将元凌颊侧的细碎发丝拨至耳后,然后下了床,走至墙边。




     墙上挂着一把银色的宝剑。




     鬼厉伸手,用食指轻轻去触,立刻弹开了。




     灼烧似的剧痛。




     鬼厉的眼中浮起一层晦暗不明的恨意和苦涩。他的耳边回响起元凌的声音,和着清脆的金铃声,绵延不绝。








    “归离一出。”




    “妖邪斩,天下定。”










tbc.